直播凌辱

不要相信广告 都是骗人的

  从发生银行抢劫事件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,但是由于不清楚银行内部的情况,警察和媒体都很焦急。
  劫匪手里有枪,男性人质被绑着炸药绑在门口和窗户边,让警察们束手无策。
  但作为人质的女银行职员被凌辱轮奸,抱着孩子的人妻被玩弄,这些外界都毫不知情。
  (啊,救救我……啊啊,快来救救我吧……)
  雅子的心中不停的祈祷着。
  只穿着淡蓝色薄薄的衬裙,以四肢着地的姿势趴在柜台上。衬裙的下面胸罩和内裤都被脱光了。衬裙滑落到腰间,雅子赤裸的下半身暴露在外。
  双腿张开高高撅起的双臀,因为汗水而闪闪发光。
  「啊啊……」
  雅子从刚开始就一直被玩弄肛门,她不明白可怕的银行抢劫犯们为什么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排泄器官上。
  (不……救救我……)
  刀子放在婴儿面前,雅子不敢改变四脚着地的爬行姿势。
  「夫人,你做过这种事吗?」
  「……」
  雅子一时无法理解浣肠器的用途。那个筒身有一公升左右的容量。
  「这个对于你的屁股来说可是好东西,嘿嘿,我会给你很多的。」「啊……那是,什么……」
  「用这个给夫人的屁眼里注入甘油原液。」
  室井稍微按了一下巨大的浣肠器的缸筒,甘油原液从管嘴的前端嗖的飞到了空中。
  雅子的全身如同被冻住一般,浣肠什么的简直让人无法相信。
  「那种事……不,不要……绝对不……」
  美丽的脸庞抽搐着,身体更是大幅的颤抖。
  「就这样呆着不许动,不听话的话,就把婴儿的耳朵割下来!」「不,不要对宝宝做那种事。」
  如果不是用刀威胁着婴儿,雅子早就支撑不住这个姿势了。
  她的脸在抽搐,嘴唇在发抖。
  「啊,为什么……那种事……啊……为什么要做那个……」雅子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  「呵呵呵,太太的屁股很适合浣肠器啊。」
  室井一边向雅子展示巨大的浣肠器,一边笑着。
  「啊……那种事……会疯掉的……」
  「给你们也看看有趣的表演吧,嘿嘿。」
  「继美女银行员川奈理沙的轮奸表演之后,是美女人妻的浣肠表演,你们这些当人质的家伙真幸运。」
  沟口和宫岛对绑在门口的男人质们说。男职员身上被绑着炸药,已经吓得要死。但当他们看向柜台前裸露着双臀的雅子时,那香艳的景色不禁吸引住了他们的目光。
  冰川走近雅子,抓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的脸。
  「夫人,如果在浣肠的过程中敢逃跑或者反抗的话,想想婴儿的耳朵会怎么样。」
  冰川用尖锐的声音说完,捋了捋雅子的黑发。
  「用屁眼一滴不剩的吃下去吧,嘿嘿,婴儿这么可爱……」谷泽不怀好意的笑着。
  「……」
  雅子吓的说不出话来。
  「那就开始喽,嘿嘿,用这个给夫人浣肠。」
  室井朝雅子赤裸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,摇晃着巨大的浣肠器。雅子本就湿漉漉的肌肤上,汗水又冒了出来。
  「啊,住手……啊,那种事……」
  「呵呵呵,你的屁眼因为想被浣肠正在一缩一缩的呢,夫人。」「请原谅我……啊,原谅我……」
  像是在嘲笑雅子一样,管嘴的前段接触到了肛门,并没有立刻进入,而是缓缓地搓揉着向前移动。
  雅子的肛门像受惊一样紧紧的绷了起来。
  「给你……哈哈哈……给你……」
  室井拿雅子不断紧缩的肛门取乐,让管嘴不停的进进出出,然后像画圆圈一样转动着喷嘴,搓揉雅子的肛门。
  「不要……啊啊,不要……」
  雅子嚎啕大哭起来,咬紧了牙齿,不停甩动着头发。
  「还没灌进去呢,就已经哭的这么动听了,太诱人了。」冰川砸着嘴笑了。
  「对室井的浣肠惩罚能忍受到什么程度呢?嘿嘿,为了孩子拼命忍耐的样子真让人受不了。」
  沟口和宫岛也露出了得意的表情,眼睛里因为邪恶的虐待欲望而闪着光。
  室井用喷嘴狠狠玩弄着雅子的肛门,让雅子放声大哭后,开始按动长长的缸筒。
  「啊……嗷嗷……」
  噗噗,噗噗,甘油原液从雅子的肛门进入,那感觉让雅子寒毛直竖。
  「不,不要这样……啊、啊、啊……」
  即使不由自主的想堵住肛门,也只能让括约肌紧紧咬住管嘴。甘油原液就像神秘的未知生物一样蜿蜒不断的进入体内。
  「哎,哎呀……」
  雅子的牙齿嘎嘎作响,脊背上不断发冷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呀,呀……不要放进来,啊、啊啊……」雅子只能哭哭啼啼的摇着头发,屁股不停地扭动。因为不敢乱动,为了维持四脚着地的姿势,撑住柜台的手由于痛苦不停的握住又张开。
  「夫人,你可以看到它正咕咕的从屁眼里进去,呵呵呵。」「不要这样……啊……嗯、嗯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好喝吗?哭的声音真好听啊。」
  室井一边高兴地说着,一边不断推动巨大的缸筒。
  玻璃缸筒发出吱吱的声响,和雅子的惨叫产生着共鸣。
  雅子性感的双臀颤动着,每次按动缸筒的时候,肛门都紧紧的咬住管嘴,室井看的激动不已。
  「加油啊,夫人,要是换做普通的女人早就逃跑了。」冰川一边盯着雅子的屁股,一边冷笑道。
  「看来你天生就喜欢浣肠啊,夫人。」
  雅子已经根本听不清这些嘲笑的话了。
  2
  沟口、宫岛和谷泽分别在自己的位置注视着雅子。那些被绑着的男性人质也被美貌的人妻被浣肠的情景惊呆了。
  雅子已经顾不上这些注视的目光,只是不停的抽泣着。
  「啊,啊……不要再放了……啊、嗯……嗯……」可怕的甘油原液,带来了痛苦的便意。
  (我,我该怎么办……啊,再这样下去……)
  恐惧和绝望的感觉逐渐膨胀。
  「已,已经,不……再也不能……啊,不能放进去了,嗯……」「不能停止哦,要全部喝下去啊,嘿嘿。」
  「啊啊……嗯,嗯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  被注进五百毫升的时候,雅子已经不能正常的思维了。颤抖的皮肤上满是汗水,衬裙已经被汗水浸透了,黏在身上,汗珠不停地从皮肤上滑落。
  (啊啊……救、救救我……)
  只要稍微一放松,大便就好像要漏出来一样,雅子咬紧了牙关。
  「夫人,想哭就大声哭吧。」
  「嘿嘿,被浣肠这么舒服吗?都发不出声音来了?」即使被嘲弄,雅子也只是呻吟。
  被注入的甘油原液超过了一千毫升,雅子的身体急剧的颤抖着。现在的身体已经快要无法抑制马上要跑出来的便意了。
  「嗯,嗯……」
  由于甘油原液的刺激,猛烈的便意刺激的雅子的内脏都被搅乱了一般。
  (不,不要再……啊啊、哦、要漏出来了……不、不要……哦哦,好难受啊……)
  雅子已经不敢乱动了。
  「嘿嘿,我会一滴不剩的灌进去的,现在还不许漏出来哦。」室井兴奋地舔了舔舌头,然后继续用力推动巨大的缸筒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  雅子全身一股恶寒,眼前开始发黑。
  「已、已经、不行了……忍、忍不住了……」
  雅子浑身是汗,美丽的脸都抽搐了,喉咙紧绷,哽咽起来。
  「第一次就是甘油原液的浣肠,要是一般的女人,早就尿裤子了。」「你的意思是夫人的屁眼承受力强吗?」
  谷泽、宫岛和沟口佩服的说。他们本以为至多能承受浣肠器一半的分量。
  在这期间,室井加强了缸筒的推力,迅速注入了剩余的全部甘油原液。
  「呃,呃……」
  雅子的全身剧烈的痉挛起来,四肢趴在柜台上的姿势,眼看就要撑不住了。
  「全部进去了,中间一点都没漏出来,不愧是有夫之妇啊,真是个好屁股。」巨大的圆筒被推到底部,雅子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,但这只是痛苦和恐怖的开始。
  「呜、呜呜……上、上厕所……啊啊、快点……」雅子的哭声都开始抽搐。
  冰川抓住雅子的头发,雅子四肢着地的上身挺了起来。
  「在那之前先脱光吧,夫人。要摇晃着胸部和屁股,脱的性感一点,一丝不挂哦。」
  「啊……」
  雅子没有考虑的余地,如果不能快点去厕所的话……她咬着嘴唇,哆哆嗦嗦的把手放在衬裙的裙摆上。
  「奶子动起来,夫人。」
  「屁股不摇一摇吗?」
  宫岛和谷泽高声说道。
  雅子按照命令身体不停地扭动,露出来的乳房丰满而有型,与双臀一起洋溢着成熟人妻的性感味道,让人怦然心动。闪闪发光的汗水四处飞溅着。
  「快,快点……上厕所……」
  即使在柜台上一丝不挂的全裸着,雅子也丝毫不敢放松。无力的扭动着,美貌的脸变的苍白,拼命地忍耐着可怕的便意。
  「双手背到身后!」
  室井手里拿着绳子,不断的把绳子弄的啪啪作响。
  「不、不要……」
  「要在这里拉出来吗?夫人。」
  「……」
  雅子无言以对,只能摇着头把手放到背后。
  室井迅速的在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丰满乳房上下绕过绳子。
  「啊、快点……」
  雅子的声音紧张起来。
  「能忍耐到这个地步,我要表扬你啊,夫人,呵呵呵,我马上就让你去。」「夫人的洗手间就是这个,尽情的释放吧,呵呵呵。」冰川和室井把雅子仰面朝上放在柜台上,左右抓住她的脚踝打开,向上提了起来,就像给婴儿换尿布的样子。
  室井用另一只手把一个水桶放在雅子的屁股下面,那是从银行洗手间的工具房里拿来的。
  「呜呜……」
  明白了男人们的意图,雅子惨叫起来。
  「不、不要啊……」
  便意达到了忍耐的极限,雅子感觉到肛门开始痉挛了。
  「不、不要……在这里,不行……」
  「呵呵呵,让我们仔细看一看,结过婚的女人是怎么拉屎的。」冰川说着,用另一只手扒掉了被他抓住的雅子的那只脚上的高跟鞋,用手指骚弄着雅子白嫩红润的脚心,刺激着雅子的便意。
  「哎呀……」
  手被绑在身后又被男人抓住脚踝,本就难以控制的便意被脚底的瘙痒刺激的更加强烈。即便雅子再怎么哭喊也无济于事。
  「不,不在这里,不……啊……嗯、嗯嗯……」雅子的身体大幅度的痉挛,脚趾紧紧地勾了起来,脚心紧绷,肛门口明显的从里面向外鼓胀般的蠕动着。
  「呃,呃……不,不要看……」
  雅子疯狂的惨叫着。
  与此同时,超越忍耐极限的便意开始噗嗤噗嗤的泄露出来。
  「啊啊……不,啊啊啊……」
  一旦决堤就再也无法阻止,湍急的水流冲进捅里。雅子的喉咙哽咽着,左右摇晃着头发,脚踝被抓住,屁股不停的抽动着。
  「好激烈啊。」
  「妩媚一点,尽情的释放吧。」
  3
  被众人看到排泄行为的雅子受到了强烈的打击,她把脸埋在柜台里,摇着头啜泣起来。
  「大家都在看呢,夫人,你拉出了好多啊。」
  冰川冷笑一声。
  「噗噜噗噜的拉出这么多,好厉害啊。」
  「早知道这么夸张,应该让摄像机拍下来才对啊。」「实况转播吗?哈哈,丈夫看到的话会吓坏的。」谷泽、宫岛和沟口取笑着雅子。
  本来是想速战速决,结果被包围了,反正不可能马上逃出去,不如干脆尽情享受吧。
  雅子只是一个劲的哭。
  室井把雅子的赤裸的身体翻了过来,上身趴在柜台上,用纸巾擦去肛门上的污垢。
  「屁股好大啊,我很喜欢。」
  室井忍受不住雅子肛门的诱惑,连冰川和谷泽他们的谈话都听不进去了。
  他把雅子的肛门用力擦的干干净净,用指尖舀了一点奶油状的东西,慢慢的涂抹进去。
  「啊,啊……」
  雅子小声呻吟着,但是不敢乱动。
  被涂上润滑剂的肛门,由于刚刚被浣肠排泄,翻出了新鲜的肉褶,随着室井手指的动作,不停地蠕动着。
  「呵呵呵,真柔软啊,手指好像都要被吸进去了。」室井一边摸弄着雅子的肛门,一边抓住肉棒。就像要表达强烈的欲望一样,刺破天际般的耸立。
  「怎么样,比丈夫的大很多吧。」
  「啊……」
  雅子美丽的脸颊抽搐起来。
  (不……救、救救我……)
  雅子的心中激烈的呼喊着,嘴唇不住地颤抖。
  上半身趴在柜台上,被从后面抓住纤细的腰肢。雅子惨叫着扭动着腰部。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刚才被冰川剥掉,只能靠脚尖着地支撑着身体。
  「不、不、不要啊……」
  「好好享受吧,我是不会停下来的,呵呵呵,肉已经变软了,现在是第一次吃肉棒的时候了。」
  「救救我……」
  火热的肉棒摩擦着臀丘,雅子的喉咙哽咽起来。
  在恐怖和绝望中,丈夫的面容浮现在雅子的脑海中。
  (啊,你……请原谅我……)
  火热的肉棒使劲挤压着肛门,慢慢的往里顶着。
  「啊啊……那里、那里……」
  「夫人,尝尝这里的滋味吧。」
  「怎么会……」
  雅子无言以对。
  「不要……讨厌……啊,那种地方……」
  「喂,屁眼不能再放松一点吗?」
  「不,不,啊……」
  雅子哭喊着,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不停的乱抓。
  龟头不断地往里顶,雅子的肛门一点点的被挤开了。
  「不……啊,好疼……嗯、嗯……」
  一股剧痛,被塞得满满的肛门粘膜,似乎发出了吱吱的响声。从肛门到脊背再到脑海,似乎都被剧烈的疼痛贯穿了。
  就像被扩张到极限的肛门粘膜拖进去一样,龟头终于钻了进来。
  「啊……要裂开了,啊……」
  雅子被抱住的屁股僵直的颤抖着,冒出了一身冷汗。
  「呜呜……」
  雅子本想咬紧牙关,但还是忍不住张开嘴巴,大口喘着气。
  「完全吞进去了吧,夫人。」
  当坚硬的东西深深地插入的时候,冰川微笑着看着雅子。雅子的肛门,就像被木桩穿起来一样。
  「感觉怎么样?」
  「我的天啊,热的就想要融化了一样,紧紧的黏住我了。」「真的吗?」
  「等一下你尝尝就知道了。」
  和宫岛、沟口等人说着话,室井并没立刻动起来,而是细细的品味着雅子肛门的包裹感。
  「呜……呜呜……救救我……」
  雅子不停地呻吟,赤裸的身体颤抖着。
  室井稍微一动,肛门就传来剧痛。
  「啊、啊啊……啊、啊、啊……哦哦……」
  雅子大声哭叫着。
  「哭声真是好听啊,这就是肛交的乐趣哦。」
  室井并没有一口气开始运动,而只是微微的动一下,让雅子发出惨叫来取乐。
  在这样不断地重复中,雅子的肛门渐渐适应了闯入的东西。痛苦过后,开始对那个动作有了异样的感觉。这就是奇怪的女性肉体本能。
  (怎么会……)
  雅子更加害怕了,大声哭叫起来。从肛门直冲背脊的痛苦,加上灼热的异样感,把雅子吓的魂飞魄散。
  「呵呵呵,被强暴屁眼,你觉得很舒服吧?」
  冰川看着趴在柜台上的雅子,抓住她的头发,让雅子的脸向上抬起来,说道。
  「室井,让大家也看看这张妩媚的脸吧。」
  「哈哈哈。」
  舔了舔舌头的室井,更加用力抱住了女人的屁股,慢慢的把雅子的上半身抬起来。雅子被贯穿着肛门站了起来。
  慢慢的转动着方向,雅子的身体朝向监视着窗户和出入口的宫岛。
  「啊,啊……」
  雅子狼狈不堪,但肛门被贯穿着,根本使不上力气。
  即使想低下头,冰川也会抓住她的头发让她的脸朝向正面。
  「多么性感啊,呵呵,只有结过婚的女人才有这种魅力。」「我越来越期待后面的乐子了。」
  「这么漂亮的身材,这样的美人真是不多见啊。室井快点享受吧,往这边转过来。」
  宫岛和谷泽舔着嘴唇望着雅子的裸体,刚才明明享受过女职员理沙的身体,现在裤子前面又变的坚硬了。
  「不管是小穴还是屁眼,你想搞哪里都可以,嘿嘿。」冰川把手伸进雅子的胯间,摸索着阴部,然后露出手指尖。
  指尖闪闪发着光,雅子的蜜汁拉成了丝线。
  「看来是喜欢啊,夫人,那就尽情享受吧。」
  室井慢慢开始摇动腰部,开始有节奏的刺向雅子的肛门。
  「啊,啊……哎呀……」
  雅子一边扭着双臀,一边疯狂的甩动着头发。
  4
  「那么,打起精神来吧,夫人,屁眼也是可以让女人高潮的哦!」室井毫不留情的折磨着雅子。
  一开始还痛哭失声的雅子,渐渐的迷失了神志。
  「夫人,还早着呢。」
  被冰川打了一耳光,雅子睁开了空洞的眼睛。
  眼前的冰川露出了强壮坚硬的肉棒,雅子的身体都僵住了。
  「明明是有夫之妇,却和室井在肛交,真是太不检点了。一会我们也准备开始吧。」
  冰川微微一笑,用力摇晃着屹立的肉棒。
  「啊啊……我、请原谅我……」
  雅子喘着粗气,用颤抖的声音说着。
  「你在说什么?要让我们五个都玩的开心吗?呵呵呵。」「有这么好的身体,和我们五个人玩应该很轻松吧。」「呵呵呵,下一次你想把它塞到哪里去啊?夫人。」谷泽、沟口和宫岛笑着说。
  「啊……」
  雅子虚弱的摇了摇头。
  旁边的沙发上,女职员理沙的手被绑在身后,仍旧昏迷不醒。
  「夫人可不能轻易昏倒啊,呵呵呵,就因为是人妻才会被惩罚屁眼,算你倒霉。」
  冰川恶毒的说着,用手捋了捋雅子的头发。
  (救、救救我……)
  雅子只是嘴唇哆嗦了一下,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  「呵呵呵,我到底要往哪个洞里塞呢?」
  冰川从后面抓住雅子的腰。
  然后,一口气贯穿了雅子。
  「啊……哎呀……」
  雅子翻着白眼向后仰去。
  刚被室井侵犯过的雅子的肛门,像融化了一般柔软的接受了,冰川火热的肉棒直插到根部。
  「啊啊、要死了……啊、啊啊……呜、呜……」「舒服的要死吗?夫人,所以你才这么紧张啊。」冰川笑着,慢慢的动着腰,正要开始刺向雅子的时候……「可恶,警察那边开始行动了。」
  守着门口的宫岛喊道。
  「正要享受的时候,可恶的警察,开什么玩笑!」冰川不耐烦的说。
  「你不会罢休的吧,就算一直这样也能指挥吧,哈哈哈。」室井代替冰川跑到守着出入口的宫岛那里。
  入口的闸门已经被拉下,通过上面的小窗口向外张望着。
  室井一看,以几辆警车为中心,警察开始慢慢缩小包围圈。
  「不要靠近,否则我们就杀了人质!」
  室井隔着闸门喊道。
  室井朝警车开了一枪,警察们的行动暂时停止了。
  「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不要开枪,立刻释放人质!」警车里的喇叭大声的喊着。
  虽然没有强行突入的迹象,但包围圈一直在收紧。
  看起来是负责谈判的两名老练的刑警,从警察中走出来,慢慢的向这边靠近。
  「室井,快看!」
  宫岛指向了对面大楼的二楼。
  透过窗户看到了手持步枪的特警。看来是打算利用谈判的机会,随时准备狙击。
  「开什么玩笑!」
  室井和宫岛准备朝走过来的刑警开枪,但被冰川阻止了。
  「这里交给我,呵呵呵,有更有趣的办法。」
  冰川从后面抱着雅子,来到了室井和宫岛跟前,贯穿着雅子的肛门,一步一步的从后面把雅子的脚往前推。
  「啊,啊啊……干什么……啊啊……」
  每走一步,肉棒就会在肛门里摩擦,雅子放声大哭起来。只有一只脚穿着高跟鞋,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  然而,雅子的身体被从肛门里插进的肉棒和抱着腰的双手支撑着,只能被一步步的推着走。
  「终于到了电视实况转播的时候了!」
  冰川对着室井和宫岛挤了一下眼睛,两人立刻明白了冰川的想法,笑的脸都歪了。
  刚好银行内的电视画面,用远角镜头清楚地播放着警察正在收紧包围圈的画面。
  然而,雅子还不知道要对她做什么,只是一直哭,呼呼的喘不过气来。
  「呵呵,叫他们往后退,不照我说的做,婴儿就没命了。」冰川在雅子耳边说。
  「这回可不是吓唬你啊,夫人!」
  宫岛举起步枪,瞄准了睡在柜台上的婴儿。
  「不要……不要伤害宝宝……」
  「那就照我说的做!」
  冰川把面向婴儿哭喊的雅子的上身扭了过来,强拉到闸门跟前。
  室井把闸门打开了。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  雅子正面十米左右的地方,有好几辆警车和躲在后面的无数警察的眼睛,远处还有很多看热闹的围观者。
  雅子全身都僵住了。雅子全身赤裸,手臂被绑在身后,还被冰川插着肛门的姿态暴露在外,简直……
  「不,不……」
  雅子不由得后退了一步,想逃进银行。
  「如果你不跟警察说,想想孩子会怎么样!」
  冰川死死的抓住雅子,不容许她后退。
  「嘿嘿,真的是实况转播啊。」
  看着银行里的电视的谷泽说道。
  电视上清楚地播放着全裸的雅子被绑着双手的样子,紧贴在身后的冰川也出现了,但冰川的脸上带着面罩。
  播音员的声音似乎既惊讶又兴奋,但是冰川穿着衣服,只是从裤子的开口里掏出肉棒,贯穿了雅子的身体。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此时雅子的肛门里正插着冰川的肉棒。
  「就是因为你们耍我,人质才会变成现在这样!」冰川对着警察大喊,接着又在雅子的耳边说。
  「哎呦,还不直接了当的说吗?磨磨蹭蹭的话,就会被发现屁眼正被我插着呢哦。」
  「啊……不要过来……宝宝会被杀的……请不要过来……」雅子一边哭一边喊。
  「不要伤害人质,马上给她穿上衣服!」
  虽然警车的喇叭在喊叫着,但是警察对于女性人质被脱光衣服,而且人质中还有婴儿的情况弄的有点惊慌失措。
  靠近的老刑警退回去了,包围圈也逐渐后撤。
  「呵呵呵,夫人,给全国的男人们看看你漂亮的脸蛋吧。」冰川用胜利者的姿态,抓着雅子的头发,把雅子的脸对着警察身后的电视转播车的摄像机。
  雅子已经知道自己从刚才起就被电视画面拍到了。
  「啊,哎呀……」
  发出了绝望的惨叫声。
  5
  电视终于在中途考虑到人质的隐私,模糊了雅子的影像,只显示她的脸和脚,但已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雅子的全裸的影像已经传遍了全国。
  「哦,过分……太过分了……我宁可死……」
  终于被带回银行的雅子大哭起来。
  「你要感谢我们没有拆穿你被浣肠和插进屁眼的事啊。」「哈哈哈……那些认识夫人的人,看到夫人光着身子,是惊讶还是欣喜若狂呢?」
  「如果老公也在看电视,一定会很有趣的。」
  谷泽、室井和沟口等人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。
  雅子甩动着头发,哭的更大声了。
  仿佛在嘲笑她一样,冰川开始慢慢的在雅子的肛门上抽插起来。
  「打起精神来,夫人,不然,我就让你再上一次电视。」「啊啊,不可以……已、已经,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雅子的直肠被深深地刺穿,雅子的叫声渐渐变得凄惨。
  之后被冰川弄的不住的啼哭。
  「怎么样,第二次感觉好多了吧,夫人,这次不要在半路昏过去哦。」「不,已经,不要啊……啊啊、啊呜……原谅我……」「呵呵呵,明明勒的我很紧嘛,夫人的肛门味道不错哦。」冰川满足的舔了好几下舌头。
  不愧是被偏爱肛交的室井看中的,雅子的肛门的收缩力和粘着力都是百里挑一的。
  外面警察的喇叭又吵闹起来,要求释放妇女和儿童。
  「开什么玩笑,先准备一辆面包车,把前面的道路清空!」宫岛通过小窗户向外面怒吼着。
  警察提出从全体人质中先释放妇女和儿童的条件,但是冰川他们不吃这套。
  警察提出如果不救出人质,是不可能让他们逃走的。
  谈判又陷入了僵局。
  「没办法啊,只能再吓唬吓唬警察给他们点压力了。」冰川一边强暴着雅子,一边喃喃自语。
  室井、沟口、宫岛、谷泽面面相觑,笑了起来。
  「那么,又要上电视了,夫人。」
  冰川在雅子的耳边说。
  一直哭着,被有节奏的抽插着的雅子的裸体,吓得直哆嗦。
  「不……那种事、不要再让我做那种事……」
  「如果你想早点结束,最好让警察答应我们的要求。」「不可以……这样的姿势,被人看到的话……」「在电视上应该能看清楚吧,而且是全国性的直播哦。」冰川不顾雅子的哀求,双手从后面抱起了雅子的大腿。
  大腿向左右敞开。
  「讨厌……这样的姿势、哎呀……不可以……」雅子的身体在冰川的手臂下扭动着,不住地哭泣,由于双腿被从膝盖处抱起来,小腿不停地甩动着。
  想到会以这样卑鄙的姿势被带到电视镜头前,雅子几乎要昏了过去。双腿间的隐秘部位被无情的打开,肛门还被冰川的肉棒深深的贯穿着。
  「如果夫人不能说服警察的话,我们就杀了那个孩子,呵呵呵。」「如果不想孩子死的话,你最好配合我们。」
  沟口和谷泽冷笑了一声。
  「啊啊……」
  「如果夫人乖乖听话的话,屁股上的窟窿是不会露出来的。」冰川恶毒的在雅子耳边说着。
  雅子的哭声渐渐降低,身体的力量像被抽干了,室井拉开了闸门。
  「如果你们不满足我们的要求,女人可就不是光着身子这么简单了!」室井对着警察们大喊道。
  然后冰川露出了雅子的裸体。
  雅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使劲低着头想把脸藏起来。但是,丰满的乳房被绳子上下勒的紧紧地,大腿内侧被抱着向左右分开,根本无法掩藏。
  警察们吓了一条,连现场的记者都惊得说不出话来,电视摄像机像被钉住了一样,雅子敞开的裸体被清晰的播放在电视画面上。
  「要是不快点答应我们的要求,人质就会变成这样!」室井用步枪长长的枪管,沿着雅子毫无遮挡的暴露出来的阴部的裂缝滑动着。
  接着,枪管的尖端开始滑入阴部的裂口。
  「呀……不,不要啊……啊啊,呀,呀……」
  雅子甩着头发挣扎着。
  「别老是哭,快点把我们的要求告诉他们,夫人!」即使冰川在耳边命令着,她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开口。
  顶在裂缝开口处的枪管,慢慢的进入了阴道。
  「啊,啊啊啊……好疼……」
  被冰川从背后抱住,用肉棒深深的插在肛门里,即便扭着腰也无法躲开。
  「那种行为不可饶如!请马上释放人质!」
  警车喇叭传出的声音变得大声起来,夹杂着惊慌和愤怒。
  警察们一点点的企图收紧包围圈。
  「再敢靠近,人质就会死!」
  室井喊着,用手指按住了步枪的扳机。
  警察们不敢动了,室井像是在嘲笑一样,用枪管反复拨弄着雅子的阴部。撩动阴毛,甚至剥开阴唇露出里面的嫩肉。
  「啊,啊……住手……啊……」
  雅子不停地摇着头,丰满的乳房和小腹上的肉随着喘息不停地波动。
  身体的内部开始发热。深深插入阴道的枪管隔着粘膜,和肛门内的肉棒摩擦着。雅子的喉咙哽咽了,翻起了白眼。
  「把面包车开到门前来,保证我们逃跑的路线畅通。不然的话,我们不会停止做这样的事!」
  室井大声喊叫着,用枪管继续玩弄着雅子的阴部。
  「喂,夫人还是不肯说话吗?」
  冰川命令着雅子,但雅子只会呜呜的哭泣。
  「真拿夫人没办法。」
  「心情好到说不出话了吗?呵呵呵,被电视拍下来被大家看到,很兴奋吧?」冰川迅速的把雅子藏到了门背后,室井立刻关上了闸门。
  剩下的就看警察如何应对了。
  「我们继续享受吧,这次你可要小心了,夫人。」冰川冷笑一声,又开始有节奏的抽插着雅子的肛门。
  6
  这次雅子的肛门深处被注入了无数白浊的静夜。冰川一离开,雅子就像死了一样瘫倒在沙发上。
  失神的雅子双眼紧闭,嘴唇微张,闪闪发光的汗水布满了起伏着的乳房和腹部。
  旁边的沙发上,理沙还没有清醒过来,就那样双手被绑在背后,光溜溜的横躺在那里。
  雅子和理沙,两具赤裸的身体并列在一起,无论哪一个,都有着让人叹服的完美的曲线。
  年轻的理沙的美,体现在充满活力,紧致细嫩的皮肤上。而人妻雅子的美则是一种成熟性感,让人产生肉欲的美。
  「有夫之妇固然很棒,但我还是喜欢那个年轻的,嘿嘿。」「刚才那个小穴真是很紧啊,味道真好。」
  宫岛和谷泽说着。
  「还是人妻更有趣啊,你看,这淫荡的身体,熟透了,太性感了。」沟口和室井似乎更喜欢雅子。
  冰川嘎嘎的笑了起来。
  「年轻的理沙和人妻雅子,哪个都好。你们可以随便玩,不管是年轻的还是有夫之妇都可以随便享用。」
  那是当然……大家都嘎嘎的笑了起来。
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警察没有打开前面的道路,面包车也没有来。只是说安排车需要花时间之类的话,明显是在拖延时间。
  外面已经被夜幕笼罩,警车上探照灯的灯光在银行间漂浮着。
  「混蛋,是不是耍我们。」
  沟口骂了一句。
  「这可是持久战啊,要变成慢慢长夜了。」
  「享受这慢慢长夜不就好了吗?嘿嘿,那个人妻还只是品尝过室井和冰川的滋味吧。」
  「嗯,我要尝尝夫人小穴的滋味,嘿嘿。」
  说着,男人们淫荡的笑了起来。
  首先由室井、宫岛和冰川负责看守,沟口和谷泽先享受。
  「放开点,都结过婚了,这点小事就别性子了。」「好了,该醒醒了,已经休息够了吧,哈哈哈。」沟口的手伸向了雅子,谷泽则摇醒了理沙。
  「已,已经……不可以再……」
  雅子被迫跪在长长的沙发上,上半身向前倾,屁股高高翘起,虚弱的摇了摇头。
  被当众浣肠和排泄,然后被室井和冰川强暴肛门,还把光着屁股的样子暴露在电视上,这样的打击已经让雅子的体力和精力都被抽干了,只能任由他们摆布。
  「呃……」
  理沙被摇醒了,睁开空洞的眼睛,还迷迷糊糊的。
  但是,当她发现谷泽在冲着她淫笑的时候,过去发生的事一下子浮现了出来。
  「啊啊……哎呀……」
  理沙惨叫一声,放声痛哭起来。
  谷泽坐在沙发上,想把她抱到膝盖上。
  「讨厌……啊啊,不要……」
  理沙大声哭叫着,挣扎着想逃避,但是到了谷泽的手里,根本没有用,反倒像是婴儿在撒娇一样。
  谷泽把理沙背朝着自己抱在膝盖上,分开她的双腿,膝盖向两边自然弯曲,然后,火热的肉棒从下面刺向理沙。
  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好疼……」
  「啊,啊啊……啊呜……」
  理沙的嘴里发出惨叫的同时,雅子的哭声也传了出来。
  雅子也开始从背后被沟口强暴着。
  「啊……啊,我想死……」
  跪在沙发上,高高撅起屁股的雅子,不住的颤抖着。肛门被强暴之后,阴道又被匪徒们强暴,雅子却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,阴道内感觉火热又湿漉漉的,肉褶蠕动着缠住了闯进来的凶器。
  「怎,怎么会……啊啊……」
  雅子再怎么努力,也无法阻止身体做出的反应。
  「真棒的小穴,和我想的一样,不,比我想的更好,真不像生过孩子!」沟口尽可能的深入,抱着雅子的腰,抓着乳房,让她的上半身挺立起来。
  和谷泽身上的理沙的姿势一样,他把雅子抱在腿上,两条腿大大的分开,跨坐在沟口的膝盖上。
  「啊,啊……呀,呀……」
  由于自己身体的重量,结合变得更加深入,肉棒的尖端直刺着子宫口,雅子不禁猛地向后仰去。
  理沙的身体也被深深的刺穿,被肉棒的头部摩擦着子宫口,一边哭一边摇晃着头。
  「你们两个都哭的很好听,听到你们的浪叫声我就受不了。」「呵呵呵,这样看来,很难分出优劣啊,最好两个都尝尝。」「这样一来,看看谁会先高潮吧。」
  负责放哨的室井、冰川和宫岛一边看着雅子和理沙一边说。
  被绑作人质的男职员么也仿佛看的入迷了。
  「夫人,作为已婚妇女可不能输给年轻人啊,打起精神来,性感一点。」沟口抓住雅子的乳房,在她耳边低语着,谷泽也从后面把嘴贴在理沙的脖子上。
  「不要输给那个人妻啊,这么年轻不用紧张,呵呵呵,应该很快就可以的。」沟口和谷泽一边低声说着,一边改变着方向,让膝盖上的雅子和理沙变成面对面。
  「讨厌……哎呀……」
  「啊,啊啊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  理沙和雅子互相一看,都狼狈的扭过了头。
  两个人都不敢正眼看对方,一丝不挂的全裸的被反绑着双手,跨坐在男人的膝盖上,张开两腿被抱着,阴部深深的被贯穿着。眼前那个狼狈的样子,就像是从镜子中照见自己的模样一般。
  「看!如果你敢挪开眼睛,我会好好的惩罚你的。」「不,不要……原谅我……」
  「让她看看你的反应,夫人是结过婚的,给她做个榜样吧。」「啊,我不喜欢……这种事……啊,住手……」理沙和雅子的哭声,也随着谷泽和沟口的剧烈抽插渐渐变成了惨叫。
  「啊,啊……不,啊,啊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「不要这样……啊,啊啊啊……不,不要……」像理沙和样子这样的两个大美女,同时被男人们强暴,在男人的身上哭泣挣扎,这样的景象真是前所未见。
  「来,仔细看看有夫之妇的小穴有多湿。」
  「不,我不看……啊,不,不要……」
  理沙甩着头发哭泣着,沟口说:「好好看看,那个年轻的小穴有多大反应,我想知道哪个阴蒂变得更大呢?呵呵呵。」
  「啊……这种事……我要疯了……啊啊,不可以……」雅子的哭声完全不输给理沙。
  然而理沙和雅子的哭声都不知不觉的减弱了,变成了微弱的啜泣。两人满身是汗的裸体,渐渐透出性感的粉红色。
  「啊、啊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  果然先发出呻吟声的是雅子,一边说着不要不要,一边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声。
  「啊,不行……啊啊、啊啊啊……不,不要……啊……」理沙也马上无法控制的发出呻吟。
  之后是雅子和理沙的喘息和啜泣,然后开始夹杂着情不自禁的呻吟声,像是妖媚的二重奏。
  「人妻雅子和年轻的理沙,你觉得哪个会先达到高潮呢?」冰川问了一个被绑着的银行男职员。不知道冰川在想什么。
  「如果你猜中了,也让你开心一下,呵呵呵,猜猜是哪一个?」「唔……人妻吧……」
  男职员支支吾吾的说道,这段时间他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雅子和理沙的身体。
  宫岛和室井也学着冰川的样子,对各自看守的作为人质的男职员和男顾客问着同样的问题。
  不知道是他们疯了,还是雅子和理沙太美了,被绑做人质的男人们的回答不是雅子就是理沙。
  「哈哈哈,今晚不会无聊了,人质们很乐意协助我们啊。」冰川忍不住笑了。
  理沙和雅子完全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,两人都已被翻江倒海一般的快感旋涡冲击着。
  「啊,已经,已经……」
  果然先发出声音的,是有夫之妇雅子。
  【完】
--- 我是有底线的 ---